楚馨琪

(一个宠粉的爽文写手)宝贝们过不了审核的车文在afd搜大毛爱吃人解锁观看

情债难偿

“他日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首”

  

  “长阶血未净,那是他带你回家的路啊!”

  墨燃坐在巫山殿前的台阶上手中提着一壶梨花白,如今的人间早已不复从前,在墨微雨的暴政下百姓苦不堪言,他本不是一块从政的料却硬要揽那瓷器活到如今因他的一意孤行让人间变成了炼狱

  十月份的天是寒冷的,纵使阳光照在他身上也感觉不到丝毫温暖,墨燃仰头灌了一大口梨花白,浓烈的辛辣感刺激着他的味蕾,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楚晚宁、师昧、薛蒙,就好像他们都在一样,只可惜都回不去了……

  墨燃踉踉跄跄的来到红莲水榭门口,那股刻在基因里的恐惧感油然而生,如无数次楚晚宁叫他过来受罚一样,他犹豫了

  还是一样的布置,与当年分毫不差可那池子里的红莲却一败再败多少年了他无数次试图拯救那些莲花,可他行动的速度永远比不上它们衰败的速度

  大抵是那人不在了吧?

  

  墨燃最终还是推开门了,映入眼帘的一抹白色在金灿灿的阳光下变得耀眼夺目,那是他的师尊,他的……发妻?他的爱人?还是他的宿敌?

  墨燃小心翼翼的牵起那人冰凉的手却怎么也捂不热

  “明明能捂热的……”他喃喃自语似是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哪个是真的

  

  老天翻脸比翻书还快,顷刻间便飘起来鹅毛大雪,墨燃就那么怔愣着看着楚晚宁的脸

  师昧死后人间再无墨燃,楚晚宁死后墨燃不知何为人间……

  

  他忽然笑着,笑的肆意笑得疯狂,他笑自己的所作所为如跳梁小丑般,或许他真的傻吧连谁才是真正对自己好都分不来

  墨燃卸下自己的发冠脱下外袍盖在楚晚宁身上,拉过他冰凉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墨燃趴在楚晚宁身边似是这样就有了归属感

  

  “今日你我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首”

  师尊,或许我真的错了,但……

  

  【墨燃为师从未怪过你,我只恨自己没有教好你】

评论

热度(1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