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馨琪

(一个宠粉的爽文写手)宝贝们过不了审核的车文在afd搜大毛爱吃人解锁观看

鹤怨良啼

  古代背景,私设男男可婚

  

 勿上真人否则放九南咬你

  

—————————————————————

  做为封建统治阶级的贵族大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就想婚姻爱情之类的再喜欢也比不过门当户对

  

  年轻的丞相站在养心殿外心中的悲愤久久不能平息,老皇帝年事已高太子年幼此时整个王朝可谓内忧外患,当今陛下也撑不了几天了自己这个先皇后母家的遗孤此时也派上用场了

  

  “好孩子,朕也撑不了多久了剩下太子孤苦无依,左右他也是你姐姐唯一的孩子”

  

  “就由你辅佐他直到他能亲政”老皇帝握着他的手老泪纵横,做为开国皇帝他身上的杀伐之气过于浓厚以至于一辈子只有太子这一个儿子,可怜太子的母亲因生他而去世

  

  “臣……领旨”

  

  “还有你的婚事……摄政王嫡子是个好孩子有了摄政王的支持日后也会少些繁琐之事”

  

  老皇帝驾崩他的婚事也草草定下了,摄政王的儿子孟鹤堂

  

  他也有自己的爱人,想当初周家被同僚陷害满门抄斩之时没有一个人出来帮衬,他姐姐挺着大肚子跪在大殿外最终只报下了他一个人

  

  也因为那次流产伤了元气导致多年后生太子时难产而亡,他一个人在府里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直到那个人的出现

  

  周九良默默地握紧了手里的半块鱼形玉佩,那个人是个戏子虽然身份卑微却是他连碰都不敢碰一下的人,那是他的恩人他的救赎虽然早已离别多年但仍旧让他魂牵梦绕

  

  孟……鹤……堂

鹤怨良啼

  “ 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曾几何时孟哥也给我唱过这首曲子,他们长得何其相似细看又毫不相干

  

  “如果不是真心相爱就不要互相折磨,你的那句 对不起 把我从头伤到尾”

                                     ——————孟鹤堂

  

  “孟哥,我这辈子只后悔一件事情,我后悔没有早一点认清自己的心,让你吃了这么多苦,而我自己走了许多冤枉路”

  

                                  ——————周九良

  

  强扭的瓜不甜,即使他解渴但是在清甜的甜瓜和索然无味的生瓜之间我最终选择了甜瓜,比起我爱的人我更愿意拥有一个爱我的人

  

  放手吧周航,爱与不爱不过一念,你今天觉得你爱的人是我明天就会觉得这份爱是属于其他人的,毕竟你的把戏这么多年也就那几样,就是几盘菜换来换去人也吃腻了

  

  “你不愿意再接受我,那我只能用最幼稚的方法困住你,得不到你的心那我也要囚禁你的人”

  

  

  你我之间的牵绊从未停止……

  

  大型狗血虐文连续剧鹤怨良啼即将上映,be替身文学

  

蒙德之旅

  脱下沉重的大衣潘塔罗涅换上一身精致的服装(参考吸血鬼穿服装)

  

  漫无目的的走在通往蒙德的道路上,周围的一切跟璃月的繁华至冬的庄严都不一样,多了几分自由宁静的气息不愧是自由城邦,但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破了这份宁静

  

  “唉?旅行者这里就是蒙德了吧!”远处走来一位少女跟一只……聒噪的生物打破了这份难的的寂静

  

  “快看!那里有人,我们可以去问问路”派蒙指着潘塔罗涅

  

  “好”

  

  “这位先生您好!我叫荧这个是派蒙”

  

  “这位小姐您好”潘塔罗涅礼貌的问候

  

  “请问您熟悉这里吗?”

  

  “嗯……抱歉我并不熟悉这里,不过恐怕下一刻就有人带我们熟悉整个蒙德城了”

  

  “为什么?”派蒙不理解

  

  “你们是什么人?”远处一个带着兔耳朵发饰的女孩朝这边走来

  

  “我们是旅者,没有恶意的”派蒙连忙解释

  

  “在下是来自至冬的商人”潘塔罗涅眯着眼睛盯着眼前的红衣少女,让对方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呃……你们好我是安柏,蒙德西风骑士团的一名骑士,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嗯……初来乍到我想请您带我们熟悉一下蒙德以及周围地理环境”

  

  “好的,不过这位来自至冬的先生如何称呼?”

  

  “鄙人潘塔罗伦”

  几人边走边说,一路上安柏介绍了蒙德周围的大致情况以及蒙德城内的情况,并且贴心的表示有什么事可以去西风骑士团寻求帮助

  

  “呀!……”(不要笑,这就是QQ人的叫声)

  

  “旅行者快看!这是什么”派蒙指着前面的几个丘丘人

  

  “啊,那是丘丘人原本不会出现在人烟密集的地方,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周围却经常出现”安柏说着掏出弓箭准备击杀QQ人

  

  “我就是专门出来清除这些丘丘人的”

  

  “随风而去吧!”随着荧一招所有QQ人全部清除

  

  “你明明没有神之眼却能动用元素之力真是不可思议”安柏疑惑的看向荧,对方身上明显没有神之眼却能操控风元素除了诸位神明没有人拥有这样的技能

  

  潘塔罗涅靠在一旁的大树上看戏,荧能控制元素之力他也微微惊讶了一下,毕竟未知的才更有趣

  

  “好了,我们进入蒙德城吧,我跟你们说啊猎鹿人酒店的蜜酱胡萝卜煎肉可好吃了”

  

  

  

  

  

  

  

正经游泳😏

  黎朔回家的时候客厅没有人,别墅里只有

他进门时顺手开的灯发出的微弱光亮。他没有多想,换了鞋把外套挂在架子上,走

进客厅才发现泳池那的动静。

猜到可能是赵锦辛在游泳,放下包走向

泳池,开门打算叫他别游太晚小心感冒,

却一眼看到了微微泛波的水面下刺激神经的

场景。

这个人,他没穿……泳裤!

黎朔瞬间红了耳尖,偏过头糊里糊涂提醒

几句就想离开,被赵锦辛一句带着笑意的“黎叔叔,过来”硬生生扯住了脚步。

走到泳池边,黎朔还是偏着头不

去看赵锦辛。

赵锦辛不知道什么时候游到了这边,扯了扯黎朔的裤脚,说:“蹲下来嘛~黎叔叔,看

我”

黎朔听话地蹲下身子,斜过眼确定这个角

度不会看到不该看的才偏过头认认真真看

他。

赵锦辛笑着对黎朔伸手:“黎叔叔,把手给我”

黎朔伸出手,赵锦辛拉住他的手,猛

地把他拉了下来。

“锦辛……唔!

赵锦辛不由分说亲上他的嘴,搂住他的

腰,拉着他的手摸到……下面。

“黎朔小锦辛想你了好想你的,不信你摸摸”

泳池里的水还是凉的,滚烫的温度顺着指尖

爬上大脑神经

  

  后续爱……发……电搜大毛爱吃人解锁

蒙德之旅

         时间线游戏刚开始,本着篡改提瓦特历史的目的去写的执行官一个都不会出意外,不喜勿喷

  

  

  连熬两个通宵,饶是以工作狂著称的潘塔罗涅此刻也有些萎靡不振了,感觉自己随时随地都能昏过去

  

  短暂的睡眠非常有必要,他放下手中的笔走向沙发准备短暂休息一会儿,窗外大雪纷飞伴随着狂风跟雨天一样都很容易让人犯困,办公室里只有壁炉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无杂音

  

  5小时后……

  

  扣扣扣!“大人,您在吗?”门外叶卡捷玲娜轻轻敲门

  

  “嗯……”虽然时间有些短暂许是真的累到了潘塔罗涅睡的格外安稳

  

  “【丑角】大人通知开会”

  

  “知道了,下去吧”潘塔罗涅揉了揉眉心,做为一个真真正正朝九晚六的工作狂他很反对开会,会议上除了同时阴阳怪气的嘲讽就是一些毫无营养的话题

  

  不过面子还是得给的,潘塔罗涅整理了一下衣服穿上大衣迎着风雪出门了

  

  冬宫还是一如既往的寂静,普通人自然没办法见到冰之女王,除了她宠爱的执行官隔三差五拜访一下大多时间都只有忙碌的仆人

  

  “哟,大忙人呀我还以为您猝死在北国银行办公室了呢,正想着怎么撬开金库大门让摩拉给您殉情~”果不其然又是这阴阳怪气的声音

  

  “二席此言差矣,您与我不过半斤八两”对于他的这位知己潘塔罗涅的嘲讽从来不会吝啬

  

  “看小潘和博士的友好互动从来都是乐此不疲”哥伦比娅的声音悠悠响起,执行官里从来不缺爱看热闹的

  

  “行了,除了【散兵】和【公子】其他人都到了,这次将大家集中起来是想问一下有没有人协助罗莎琳去蒙德”这次没有铺垫皮耶罗单刀直入切入主题

  

  “其他地方不都是一个执行官吗,难道蒙德有天理需要多派几个?”阿蕾奇诺

  

  “要不然派一个【博士】去吧”哥伦比娅

  

  “你以为我的切片是流水线上的商品,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我去吧”潘塔罗涅主动请缨

  

  “呵呵我没听错吧,蜗居至冬多年的富人先生也有探出头的一天?这是太阳从风魔龙嘴里出来了”罗莎琳靠在墙上一只手拿着指甲锉脸上表情十分不屑,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既然如此潘塔罗涅就去向女皇告假吧”皮耶罗出声打断了罗莎琳,他最讨厌毫无意义的辩论

  

  “是”

  

  潘塔罗涅一刻也不想多待马不停蹄的去找女皇,也忽略了多托雷意味不明的神色

  

  “小潘你真的要走?”王座上冰之女皇怜爱的看着潘塔罗涅

  

  “嗯”

  

  “过来”她招手示意对方上来,一枚透亮散发着寒气的神之眼静静地躺在她的手上

  

  “你也是时候出去散散心了,好孩子多看看或许你会打开心结”

  

  “孩子,你会遇到自己的机缘”

  

  潘塔罗涅愣了一下随即接过那枚冰系神之眼,他的执念真的有那么明显吗?或许他是时候出去看看了

  

  

  蒙德之旅正式开启

  

  

  

  

  

渡我

   纯爱配方

  

  做为整个愚人众的经济支柱 各方面开销都要仰仗潘塔罗涅,所谓流水的账单铁打的北国银行,从这里流出的每一枚摩拉都要经过【富人】的眼睛

  

  

  每个月他都会去十席【仆人】建立的孤儿院里瞧瞧,看看这些还在吃白饭不干活的小孩儿们,至冬的天很冷,有多冷呢?

  潘塔罗涅记得他刚来至冬那会儿比这些小崽子大不了多少那时候他也就17,8岁睫毛上的霜花冻得坚硬,尽管身上裹着厚厚的大衣还是有一种四处漏风的感觉

  

  不过再冷也比不过心冷,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混上执行官了还得应付同事,有时候还是很羡慕孤儿院的孩子们,他们在这个年纪至少能吃饱饭

  “歪,把你那不该有的心思收一收”阿蕾奇诺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我在你眼里到得底坏成什么样子才能让【仆人】小姐一边吃我的饭一边砸我的锅?”潘塔罗涅手起思绪笑眯眯的闻着

  

  阿蕾奇诺噎了一下,他确实没有针对潘塔罗涅的理由只不过她单纯的看不惯喜欢坑人的富商政要,他们能离谱到什么程度,一个字一个字的挑毛病一句话八个坑,自己一贯是个直性子自然看不惯

  

  “我就不叨扰了”

  

  离开壁炉之家后潘塔罗涅并没有急着回去,至冬的雪景有时候也是值得他驻足观赏的

  响起在璃月那时候他还是无父无母无朋友的三无产品,没有人会在乎一个乞丐及时会死他从小就知道求神不如求自己,我佛不渡穷人他还是知道的……

  

  “嗯?”一件大衣披在潘塔罗涅身上

  

  “行为艺术呀,我要是再不来明天这里就会多出一尊提瓦特首富的雕塑供人们瞻仰”又是这熟悉的配方,潘塔罗涅都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

  

  “乖,别闹”他轻声呢喃着

  

  那人明显愣了一下“怎么,受刺激了不是吧富人老爷您该不会是看见那群孤儿后伤感了吧?!”半调侃的语气真的很欠揍又直勾勾的解开了他的遮羞布

  

  “多托雷你少说两句能死,还是偷窥我很有意思”

  

  “对自己老婆也叫偷窥吗?”多托雷叹了口气隔着手套握住潘塔罗涅的手

  

  “我认识的富人老爷可是个狡诈圆滑的偶尔一点傲娇,可不是现在这个优柔寡断的样子”

  

  “亲爱的,不必羡慕棋子柔情只是表象,你大可以将后背交给我”

  

  “亲爱的,神不渡你我渡”

  

  是呀,他还有他的爱人虽然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们拥有彼此

  

  

  

  有车afd大毛爱吃人

嗯…要来一把斗地主吗?

  好吧,商人的形象让我联想到骰子麻将推牌九,毕竟哪个奸商不会赌博呢?😏

  时间线圆满大结局后,愚人众执行官也进了池子(私设结局大家都在)潘子你啥时候进池子!!

  

  “你又要干什么?”罗莎琳把茶杯重重的砸在桌子上

  “所以你是又盯上我们的钱包了吗?”普契涅拉

  

  “嗯……当然不是,只是有些无聊”潘塔罗涅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饶了我吧,我的钱包现在还是瘪的”达达利亚

  

  “你们在干什么?”旅行者带着应急食品走来

  “玩游戏吗?”多托雷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游戏?该不会是想研究自己吧!”旅行者

  

  “没那么夸张,就是潘塔罗涅想玩斗地主了”达达利亚

  

  潘塔罗涅?玩!必须玩!就当陪老婆解闷了(被博士打)

  

  “好,怎么玩”

  

  “54张扑克牌2~10各四张,JQKA各四张,三个人四张底牌,123档叫地主最高档的当地主其余二人斗地主”

  

  “两张相同的叫对子,三张相同的带一张叫三代一,四张系统的叫炸弹,炸弹加对子叫四带二…………”(斗地主大家都知道吧,这玩意儿可比麻将简单多了)

  

  30分钟后

  

  

  “明白了吗?”潘塔罗涅

  “嗯……大……大概明白了”旅行者

  

  执行官们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旅行者兄妹俩,表情中明晃晃的“菜鸟”“刚学会走路就准备跑”

  

  果不其然

  “三代一”3331

  

  “四带二”555544

  

  “炸弹”6666

  “三张”777

  

  “王炸”2222

  “要不起”

  

  “要不起”

  

  仅仅三桌,兄妹俩连苦茶子都输了

  “我的原石,我的摩拉!我的纠缠我的相遇!不要啊!”荧式呐喊

  “为什么,原本我就是想抽你的!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多托雷本体不想进池子派了个小切片敷衍,而自己怎么办多托雷也不让自己被抽到

  听说旅行者以“想给美人行长一个家”为由准备抽自己猜才出此下策

  

  那就对不起了旅行者

  

  有一篇博潘的car文,不知道能不能发出去

  

  afd大毛爱吃人

  

  

控制

  铛铛铛铛!我又回来啦!中考备考真的累死了

  

  又是car,老地方afd大毛爱吃人

  

  话不多说上引子:

  

  你们相信死对头能在一起吗?就在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愚人众里执行官们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的二席【博士】

  

  “不是……你……你,慕残?”天知道达达利亚克服了多大的心里障碍才接受多托雷和潘塔罗涅滚一起的事实

  

  他们亲耳听到多托雷一边doi着九席一边说着要把他腿打断

  

  天哪,他还答应了旅行者把潘塔罗涅介绍给她

  “【公子】阁下,问你个问题,你们愚人众的九席有对象吗?”当初荧跑来问他的时候他还信誓旦旦的回答对方【富人】至今还是黄金单身汉

  

  为什么!为什么!说好的儒雅多金钻的单身石王老五呢!这尼玛为什么是个男同

  

  四面八方的视线向多托雷投来,多托雷刚从休息室出来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脖子上面的抓痕清醒可见,对此多托雷一脸鄙夷

  

  “跟自己老婆亲热很奇怪吗?为什么都这么看着我?”

  

  屁,那是你老婆,那不是你的对头吗?

  

  达达利亚默默的通知了荧潘塔罗涅有对象了,就在荧扛着迪卢克的大剑往来冲的时候达达利亚默默地补了四个字“是多托雷”

  

  荧“倒车请注意!”

  

  很显然愚人众其他执行官对博潘二人的关系非常怀疑,无他你见过谁家情侣一天天的给对方使绊子,不过按他们的话叫打情骂俏

  

  荧“多托雷告诉我是不是你把潘富贵控制起来了!”

  

  多托雷“……”

  

  彩蛋:执行官们的无语瞬间

  

  

千里寻夫

  大概就是博士和富人恋爱,所有人都认为可怜的钱包被利用了

  

  

  华丽的至冬宫里寂静无声只有棋子与桌面的碰撞声

  “我并不觉得这是个明智的选择亲爱的孩子,多托雷那孩子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坐在对面的女人开口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言语间却透漏着若有若无的慈祥

  

  “尊敬的陛下,我想我可以试试”对面的男人开口

  

  “你虽然样貌万里挑一,但终归阅历比不过他”

  

  “潘塔罗涅你玩的过他吗?”


  

————————————————————

  潘塔罗涅走在须弥的大街上,这里可不比至冬厚重的披风和棉衣通通退下一习长衫,一把扇子,他装作一个商人来到这座陌生的国度

  

  “须弥……教令院”

  潘塔罗涅回想起他的女皇的对话只觉得好笑,搞得他像是要对多托雷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一样,他只是来找自己的爱人,可是所有人都认为多托雷在吊他

  

  年龄和阅历的差距不代表感情,亲爱的博士阁下只是不善于表达爱意人又不是傻子

  

  潘塔罗涅想着来到教令院门口 ,他提前通知过多托雷的,有钱的潘塔罗涅老爷会在他所经过的每一个国度买下房子,多托雷如今住的地方就是他早些年开须弥分行的时候买下的别墅,如今倒是便宜了某人

  

  “好久不见博士阁下”教令院门口多托雷依着墙等着潘塔罗涅

  

  “亲爱的,好久不见”

  

  潘塔罗涅搂住多托雷的脖子“想我了吗?”

  

  “当然,用璃月的话叫茶不思饭不想”

  

  “斯卡拉姆齐说的没错博士阁下真是很能骗人,明明胖了好多”

  

  “瞧瞧这下巴圆的跟史莱姆一样”

  

  “我想老爷千里迢迢过来应该不是想和我斗嘴的吧”

  

  

  

  后续afd大毛爱吃人

  

  彩蛋:你猜刚刚跟你欢好的是谁?